他用二胡在国外谋生,却被授予法国艺术最高成就

凤凰卫视

他出生于二胡世家,4岁开始随父学习,年轻时却放下二胡十年之久,远赴巴黎学习打击乐。异国他乡,几经辗转,他拾起家传的二胡养活自己。

在法国十多年间,他用二胡录制了近50首电影配乐、70多张唱片,去了8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2000多场。2016年,他被授予法国艺术最高成就——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如今,他致力于做中西结合的音乐,他说要让二胡在西方主流音乐圈流行起来。他就是著名旅法二胡演奏家果敢先生,被法国媒体称为“两根弦大师”。

《生活在别处》系列故事
二胡演奏家果敢先生
01
巴黎很美,我很惆怅
一转眼果敢已经来到巴黎17年了,如今他和家人住在塞纳河左岸的巴黎第十五区,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埃菲尔铁塔,17年前来到巴黎第二天,他曾站在这座铁塔上俯瞰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2001年,已经在国内音乐圈小有名气并在沈阳音乐学院任教多年的果敢来到巴黎,他此行的目的是在巴黎FRESNES国立音乐学院学习打击乐。初来法国的果敢不懂法语,在巴黎没有熟人,对这座城市也知之甚少,甚至找不到买乐谱的地方。离开学还有几天时间,他不知道该去哪儿。埃菲尔铁塔是巴黎最著名的地标性建筑,果敢心想,“得了,去铁塔。”他买了一张票,独自登上300多米高的铁塔,站在最高处看了一眼巴黎,“真是很美的一个城市,很有艺术气息的一个城市。”果敢回忆。那天他在铁塔上待了2个小时。

在埃菲尔铁塔上,我就想这么美一个艺术城市,我以后怎么发展,全是问号。那个时候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觉得巴黎很美,然后有一些惆怅

果敢所在的学校离巴黎市区有一定的距离,每天他需要先坐一个小时的小火车,然后换乘公共汽车才能到达学校。为了练鼓,他总是在7点起床,在巴黎冬天寒冷的早晨,天还没亮他就从家出发,他必须在9点之前赶到学校。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在学习之外,果敢也会做一些兼职养活自己。但为了保护学乐器的双手,他没有像别的同学一样去餐馆打工,而是做一些“艺术打工”。果敢还记得,当初离家时行李很多,本不打算带二胡的,但父亲还是坚持让果敢带一把二胡过去。父亲说:“带把二胡去,到了法国,对宣传中国传统文化有帮助。”冬天的沈阳格外的冷,果敢坐在一辆面包车里,从后视镜看见父亲久久立在雪地里,目送着他的车走远。

2001年,初到法国的果敢以为,自己走上了一条与二胡再无交集的道路,在这之前,他已经有10年左右几乎没有拉过二胡了。而正是临行前带走的这把二胡,让果敢在巴黎找到了第一份“艺术兼职”,后来又陆续在一些华人社团里演出挣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异国他乡,是这门家传的手艺养活了自己。

02
先谈生存,再谈理想
来到法国学打击乐之前,果敢在国内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架子鼓手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民乐根本没有市场。这个时期,果敢组织过几个摇滚和爵士乐队,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他们唱着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台下的年轻人一片尖叫。果敢记得,最成功的一次音乐会是在沈阳音乐学院的音乐厅,“很轰动,人爆满了,我感觉人都该挂墙上了。”此时果敢一心投入爵士乐和摇滚乐,已经许久不碰二胡。甚至当初来到法国,他原本也是想拿到文凭之后,就马上回中国当架子鼓老师。因此很多人不明白,果敢为什么最终选择二胡作为自己的音乐事业,而且还是在没有二胡根基的异国他乡。

对于果敢来说,理由简单得多。“为了养家糊口。”他说。“我也经常看到一些国外的鼓手,打击乐演奏家,打得都特别好,很多打得非常好,有的都没有工作。”而那时候果敢通过参加一些华人社团的演出,已经开始用二胡挣钱了。

果敢早年间在乐队担任架子鼓手

所有音乐家,包括我之内,第一个事情就是生存,我把生存解决了,然后我的目标就更大了,我的理想也更大了,我的使命感也都有了。如果生存没有解决,这些都没有,因为这是在国外。

然而身边很多人劝他,你去开饭店,去打点别的什么工都行,不要拉二胡,二胡在法国没有市场。果敢却不这样认为。
我就觉得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音乐有它的价值,我觉得这种价值就可以在国外生根发芽,就可以在国外的音乐市场上成功,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到今天,成功的原因之一。
决定将二胡作为自己的主业之后,果敢认为不能局限在华人圈子里演出,而应该打入巴黎主流的音乐圈。巴黎议会宫的十场演出是他打开法国主流音乐圈的重要一步,这也是他第一次和法国的大型交响乐队合作,全场演奏的所有曲目都是首演,他不知道观众是否接受和喜欢。
光头,一袭中式长衫,一把简易二胡,是果敢演出时的标准形象。在巴黎议会宫几千人容量的大厅里,他的位置在舞台的最前方,身后是他的乐队,甚至指挥也在他的身后。面前是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幕布前是4000多的观众,目光齐刷刷投向舞台。

当时有点紧张,怎么拉第一个音呢?这时候父亲从前教我拉二胡的情景就出现在我脑海里……想起他教我在舞台上怎么放松,怎么深呼吸,我就一点都不紧张了,我一扬头,就开始拉了。

演出结束后,全场起立鼓掌,场面非常壮观,许多当地媒体对这次音乐会做了报道。果敢在欧洲开始有了名气,之后的演出越来越多。
03
携手郎朗,进军美国
2008年,钢琴演奏家郎朗找到果敢,他说:“果哥,你想不想去美国演出啊?”果敢的父亲是中国著名二胡演奏家果俊明,而郎朗的父亲曾是果老的学生,因此果敢与郎朗自小熟识,郎朗后来的钢琴老师也是由果敢父亲介绍的。彼时已经享有盛名的郎朗正在筹备他的音乐会,定于2009年在纽约卡耐基音乐厅演出。郎朗非常欣赏果敢的音乐才华,希望他可以代表二胡这个中国传统乐器在自己的音乐会上亮相一下,打开中国民乐在美国的市场。在这之前,果敢在纽约曾有过几场演出,但在美国是第一次登上这么重要的舞台,因此果敢非常兴奋:“卡耐基音乐会这是最神圣的音乐殿堂,来这儿演出是所有音乐家的梦。”况且是跟郎朗这样的大师合作。

果敢与郎朗在卡耐基音乐大厅合奏
音乐会如期而至,果敢如往常一样以一袭中式青衫亮相,手里抓着一把简易二胡,郎朗穿着精致的西装,在钢琴前坐定,他们先后合奏了二胡名曲《二泉映月》和《赛马》。果敢演奏有一个特点,他不爱笑,也不像大多数二胡演奏家喜欢低头看着手里的弦。他总是扬起头,眼神似虚无地看着远处,有时候是天花板,他说,“这就叫文化自信”。演出结束后,在美国音乐圈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很多华人媒体和美国主流媒体对此做了报道。《洛杉矶时报》著名乐评人Mark Swed说: “果敢是个奇迹。他的二胡让空气充满了华丽而甜美的音律香氛,而郎朗则以精致细腻的演奏与之配合。”自那以后,更多的美国人知道了二胡演奏家果敢。之后,他们还去了芝加哥交响音乐大厅演出,接着还有洛杉矶、法国的巴黎、荷兰阿姆斯特丹,当然还有中国。此外,果敢和郎朗还携手好莱坞配乐大师汉斯·季默共同为《功夫熊猫3》打造配乐,将中国传统音乐融入中国风的电影之中,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果敢说,他要继续扎根在巴黎,并且,要把中国的传统音乐和传统文化扎根在国外。

我就要扎根在欧洲,扎在欧洲最著名的一个城市——法国的巴黎。

2016年,果敢被授予“法国文化与艺术勋章”,授勋仪式在果敢的要求下于首都北京举行
节目资讯
了解更多关于果敢的故事欢迎收看本周日播出的《生活在别处-中国新移民》第五集

带您走近海外“匠人”们的生活

 • END •
撰文:粟霜晴
编辑:粟霜晴、撕纸小妹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