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妇女是排外仇恨的主要目标

旧金山/洛杉矶(10月08日) – 根据一份有关伊斯兰恐惧症及反穆斯林仇恨最新的报告,是妇女而不是男性,是主要的目标。反亚裔/太平洋岛原住民对妇女的仇恨犯罪也超过对男性的仇恨犯罪。来自於拉丁族裔的妇女及带有孩童的妇女移民的百分比持续增长,他们也是受到排外攻击的一方。加州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10月08日上午邀请学者、民权活动人士与各少数族裔新闻媒体举办线上座谈会(” Why Women are Primary Targets of Xenophobic Hate”)。与会的主讲人讨论对妇女以仇恨驱动的暴力的增长,从歷史的角度来探讨为什么妇女是排外仇恨的主要目标。

• Basima Sisemore, researcher for the Global Justice Program at the Othering & Belonging Institute at UC Berkeley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全球正义项目主任Basima Sizemore在发言中指出,根据一份有关伊斯兰恐惧症及反穆斯林仇恨最新的报告,是妇女而不是男性成為主要目标。媒体要澄清穆斯林的刻板印象,同时少数族裔也要自己发声,让美国民众更多的了解穆斯林群体。Basima还强调了改变对穆斯林群体刻板印象和误解的重要性。反亚裔/太平洋岛原住民的群体,对妇女的仇恨犯罪也超过对男性的仇恨犯罪。来自於拉丁族裔的妇女及带有孩童的妇女移民的百分比持续增长,也是受到排外攻击的一方。

• Elsadig Elsheikh, Director of the Global Justice Program at the Othering & Belonging Institute at UC Berkeley

柏克莱加大研究所全球正义项目主任Elsadig Elsheikh表示,其实穆斯林美国移民歷史长度不亚於非裔,但是穆斯林尤其是女性,在美国经歷艰难。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会对自己的发言进行自我审查,担心因為自己的宗教信仰被他人侧目。為什麼美国会有仇恨穆斯林女性的社会现象?这不仅是对性别和种族的歧视,而且是要攻击最脆弱的人群,这是一个社会结构问题,要去从根部去解决问题。

• Helen Zia, AAPI activist, author, and journalist

针对现在的中国威胁论,AAPI 活动家、作家和记者谢汉兰(Helen Zia)表示,自新冠疫情以来,全美各地出现了大量的仇恨亚裔犯罪事件。中美紧张关係在未来还会加剧,这会导致在美国的亚裔生活更加困难。因為疫情,全球经济受到重创,美国经济也受到影响,很多人开始找替罪羊,认為是亚裔造成了这一切。

她说,拜登政府并没有改变和软化川普政府对中国的强硬政策,激化了民间对华人和亚裔的歧视与仇恨,而且呈现出更加严重的趋势。很多中国本科生研究生被拒之门外,认為他们是受中国政府监控的。美国是世界大国,中国正在崛起,如果问谁是美国最大的威胁,答案肯定说是中国,但是他们并没有特别了解中国。一个国家被贴上敌人和竞争对手的标籤,在美国亚裔的日子自然不太好过。这种竞争关係,导致东亚、南亚、东南亚的群体都会受到影响,长此以往会成為被攻击的对象。


• Irene de Barraicua, Director of Operations, Lideres Campesinas

女性农场工人协会的运营主管Irene de Barraicua指出,美国农场普遍存在着拉丁裔女性农业工人所受到剥削,从事农业的劳动女性遭受的职场压榨以及遭受性骚扰、家暴等种种不公正待遇的现象,在街头销售食物的西裔女性也被攻击,有的还是人贩和人体器官贩卖的受害者。一些西裔女性在疫情期间被辞退,一些女性因為担心被遣返或者失去工作而忍气吞声,但由于没有合法移民身份怕被遣返而不敢维护自己的权益,疫情后更是加剧。这一现状必须改变,同时相应的移民政策也要改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