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蚀了民主制度的南部各州选区重划后是如何逐渐减少并剥夺有色人种社区投票的机会

德州/北卡/南卡/佛州/旧金山/洛杉矶(1月14日) –  选区重划在全国超过半数以上的州已经完成,可能并没有在全国显著的全面性改变了议会在两党的席位分佈。不太引起注意但对民主制度极度有害,根据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Michael Li, 在许多州选区重划加强了為本党利益改划选区导致对有色人种选民极度的偏颇。这种有害的趋势在南部是更加严重的,这些州在过去10年之内有色人口社区的人口增长几乎代表了这些州所有人口增长的部分。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在1月14日上午邀请选务专家与各少数族裔新闻媒体举办线上新闻简报会(”How Redistricting Maps in Southern States Erode Democracy – Reducing and dismantling electoral opportunities for minority communities”),在新闻简报会中,专家们就会议主题“选区重划后的地图在南部各州是如何的侵蚀了民主制度”展开研讨,揭示了南部各州选区重划后如何 逐渐减少并剥夺了有色人种社区投票的机会。

• Mitchell Brown, Voting Rights Counsel at Southern Coalition for Social Justice: How North Carolina redistricting scandal spotlights deliberate erosion of Black representation.

来自南卡州的南方社会正义联盟(Southern Coalition for Social Justice)投票顾问Mitchell Brown表示,“如果你现在不能相信我们的民主正在受到攻击,那你一定是聋了。”目前北卡的选区重划版图已经敲定。“忽视黑人居住的地方、拉丁裔人的居住地、北卡罗来纳州的 AAPI 社区,你就是在无视试图选出首选候选人的选民的人性。”

Mitchell Brown他们在数周前向当地法院提出一项诉讼,质疑北卡罗来纳州的地图,因为立法者在绘制地区时忽略了种族数据。认為2022年的选区重划无论在州或联邦选区的层面,都没有顾及非裔社区的诉求和利益,一些非裔聚集的区域被分散成不同的选区,使得非裔无法结成联盟。他举例说,由於歷史上的奴隶制,很多黑人住在北卡东部地区,现在北卡东部有一到两个非裔民意代表,新的选区重画将导致这些非裔代表要更加努力才能选上。Brown表示,让民权律师来挑战他们并告诉他们他们错了。” 尽管他们败诉了,但州最高法院将于 2 月 2 日审理上诉辩论。


• Deborah Chen, Esq., a community activist with OCA-Asian 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 how extreme gerrymandering in Texas has locked out the state’s rapidly growing AAPI communities

德克萨斯州 OCA-Asia 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 的律师和社区组织者 Deborah Chen 表示,德州的选区重划也让亚太裔利益受到挑战。虽然立法者正在研究地图,但她的联盟要求公众观众和参与性评论。目前订出的选区重划版图,没有反映出大多数人口增长社区的诉求,比如在一个亚太裔居民高达20至25%的社区,本来可以成為一个联盟选区,但在本次选区重划中,该区划分為以共和党占绝对优势的选区,民主党的声音被淹没。

Deborah陈认為德州此次选区重划没有足够广泛的徵求民意,“发生的事情是我们会在半夜收到通知,听证会将在一两天内举行,它可能会或可能不会以虚拟方式进行。”这些地图没有提前提供,没有任何信息可以了解如何绘制线条,因此,像第 22 区这样的国会选区“被绘制成更白”。她抱怨州参议会没有提供民眾线上参与,州眾议会的讨论则要线上预约,造成很多人无法参加讨论。

她表示,德州过去十年少数族裔人口成长迅速,新成长人口中,50%是拉丁裔,但德州因人口增加為新增的两个联邦席位,忽视了真正需要人的利益。至于接下来的步骤,Chen说:“还有另一层选民压制法案,我们正在努力试图阻止,这样人们就不会被从投票名单中剔除。我们正在努力帮助人们了解有关如何注册和去哪里投票的信息。”

• Charles Mann, CROWD redistricting intern in South Carolina: How grassroots activists are taking lessons learned from redistricting to win reform at local levels.

至于南卡罗来纳州,CROWD 在南卡罗来纳州重新划分实习生Charles Mann在他的发言中说:目前南卡新的选区重划地图进入两党拉锯的最后阶段。“我们不得不在画线问题上处理这种恶毒的行为,或者创造公平的机会来选举我们想要的人,这让我心碎。”尽管国会席位仍在考虑中,但州议会的地图已由州长签署。在参议院地图向公众发布之前,参议院委员会的任何民主党成员都没有被咨询过,尽管委员会已经收到了全国共和党重新划分信托基金的意见。

对地图提出质疑的诉讼已经提起。但是曼恩和其他重新划分区的倡导者已经将注意力转向组织地方重新划分区咨询委员会,“那里的事情更加个人化”。其目的是让人们意识到,在州和联邦一级争取代表权的斗争在地方一级同样紧迫。

“当地最大的问题是很多民眾根本不瞭解选区重划的意义,很多人甚至没有听説过选区重划,很多家长也从来没有看过学校所在的选区地图以及其所代表的意义,”他解释说。 “我们有很多教育要做……但现在我们可以专注于即将到来的选举周期,所以选民教育非常重要。

• Sean Morales-Doyle serves as the Acting Director in the Democracy Program, where he focuses on voting rights and elections.

布伦南司法中心的民主计划代理主任Sean Morales-Doyle表示,各州投票倾向都在快速变化中,新的选区重划成為两党必争之地,2021年,全美各州通过了许多消除少数族裔结成联盟选区的法案,但另一方面,少数族裔的投票人数愈来愈多,两方面形成矛盾。他们的努力旨在对抗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对投票权的攻击。民主计划已确定 19 个州在 2021 年通过了 34 项限制获得投票权的法律,“这一法律浪潮将在 2022 年继续存在,” Morales-Doyle 说,一个关键趋势是旨在限制邮寄投票的法律——这一趋势在 2020 年选举之后立即发生,当时通过邮寄投票的人数急剧增加。

Sean说. “我们将在今年开始,限制州立法机构投票表决的法案数量超过了我们通常在一整年中看到的数量。”他表示,目前民主党参议员约翰路易斯提出相关提案,允许在选区重划过程中将达到一定比例的少数族裔划為同一选区,该提案目前已讨论将近八个月。按规定,提案需参议院60人支持,目前统计只有51票支持。“国会需要采取行动并通过约翰·R·刘易斯法案(待参议院审议),它将恢复投票权并阻止以歧视有色人种选民的方式绘制地图,” 他总结道。

• Pilar Marrero, journalist and author, moderator

EMS的记者Pilar Marrero主持了当天的新闻通报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