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领导人峰会期间 美专家学者谈為什麼拉丁美洲对美国是重要的

旧金山/洛杉矶(6月10日) – 即使几十年以来拉丁民族一直是处於美国外交政策思考的边缘,好像在我们边界以南的一切可以用一道墙来将我们隔离在外。但是这个地区目前正经歷者主要的改变会為整个美洲大陆带来重大的反响,从气候变迁,到财富的差距,到垄断集团利益的正常化以及一个政党左倾的改变。在同时,中国,伊朗以及其他的参与者都在这个地区加强了他们的战略赌注。拜登总统目前正在洛杉矶举办一个拉丁美洲领导人的峰会(除了几个重要的国家包括墨西哥,古巴,宏都拉斯,委内瑞拉),6月10号上午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邀请拉丁美洲问题的专家以及政策研究学者与少数族裔媒体记者举办线上会议(”Why Latin America Matters to the US”)。围绕会议的主题“為什麼拉丁美洲对美国是重要的”。主讲人发表了各自的评估关于在改变的拉丁美洲的情形之美国会有什麼风险。

• Christine Folch, Assistant Professor of Cultural Anthropology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icy, Duke University

杜克大学文化人类学和环境科学与政策助理教授 Christine Folch 表示,在美国,我们消耗的电力中有近三分之二来自燃烧化石燃料,20% 来自核能,另外 20%的可再生能源。“大多数人对化石燃料发电的依赖在全世界都很普遍,只有一个例外是拉丁美洲,那里超过三分之二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观察美国和中美洲国家的关系,除了移民问题外,可以扩展视角,比如气候变迁带来的能源应用和技术转移,投资和国际关系等等。

她解释说,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想从我们的经济和政治角度考虑一个后化石燃料世界,拉丁美洲有一些东西可以展示。

因此,他提到,与其建造一堵墙来解决移民等问题,我们可以考虑创造财富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Folch 提到了阿根廷的案例及其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阿根廷在巴西和巴拉圭边境有一座水电站,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这足以为加利福尼亚州的三分之一或德克萨斯州的四分之一供电。它的装机容量为 14,000 兆瓦,并且由于河流的质量而产生更多的电力。这就是为什么这很重要。它帮助我们从跨界水资源管理的角度思考未来。”


• Ted Lewis, Co-Director, Global Exchange

Global Exchange 联席主管 Ted Lewis表示,传统上美国在美洲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但形势正在改变当中。有些国家的领导人不参加美国这次主导的峰会,有很强的象征性意味,这也是一种外交政策依赖性的变化。

美洲峰会的头条新闻是它的分歧,因为墨西哥总统没有出席,因为尼加拉瓜、委内瑞拉和古巴不会来。

“墨西哥非常赞成这样一种想法,即无论当前与该地区特定政府的分歧如何,都应该邀请这些国家。因此,他们非常坚定地持有这一立场,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的领导人也出于其他原因加入了这一行列;他们也没有派出他们的领袖。

“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没有以其他方式参加峰会。当然,墨西哥代表团出席并谈到了在各种问题上的合作工作。”

他说,重要的是要记住,整个峰会进程是更大的政治格局的一部分,并且传统上一直是美国非常成功地主导了这一进程的过程。

“重要的是要记住 2001 年 4 月在魁北克举行的早期峰会是多么有争议。非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社区被推到了边缘,加拿大各地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数千名抗议者。加拿大政府发射了超过 100,000 个催泪瓦斯罐来控制人群。”

根据刘易斯的说法,此次峰会的好处之一是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总统决定不出席,并采取了重申墨西哥传统独立外交政策的象征性立场。

“它是半球最早承认古巴的国家之一。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己正在成为革命者,远非如此。但他们早在 1970 年代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当时美国支持整个拉丁美洲的军事独裁政权,这些独裁政权开始粉碎民主实验。

“墨西哥向来自智利和阿根廷的难民张开双臂,在 1980 年代,当 FMLN(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在墨西哥城设立外交办事处时,它还冒然反对美国在中美洲的政策,这意味着大力支持来自墨西哥,里根政府认为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他说,在移民方面,墨西哥采取了屈服于美国压力的立场。

“我们必须认识到,拜登政府可能不会得到我们正在寻找的有关移民的任何重大变化,因为它们在政治上陷入困境。这是一场灾难”。


• Ariel Ruiz Soto, 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政策分析师阿里尔·鲁伊斯·索托(Ariel Ruiz Soto)在谈到拉丁美洲的移民趋势时说,近年来,我们看到来自中美洲的移民已经成为来到美国的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拉丁美洲人到美国,传统上以家庭和个人移民为主。但他也提到,过去两年的趋势正在变化,有大量移民从尼加拉瓜流向哥斯达黎加,部分海地人暂时定居在智利、巴西、厄瓜多尔等国家。

他指出,在 2021 年 10 月至 2022 年 4 月的财政年度中,共有130万人以「移民事件」的形式进入美国,过去两年的移民中,61%来自墨西哥、危地马拉、古巴、萨尔瓦多和巴拉圭;39%来自世界各地。

Ariel Ruiz Soto表示,过去两年,美国边境共发生130次移民事件,当中19万8000墨西哥裔进入美国居第一;危地马拉第二;古巴第四,他们都是通过墨西哥中转进入美国。但入境期间有38万人被遣返。

但同时他提到,墨西哥在接受庇护申请方面位居世界第三。现在墨西哥也开始处理非法移民,但中美洲的移民潮仍在继续中。委内瑞拉从2014年至今已有600万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其中500万移民到中美洲,这种趋势仍在持续当中。他说,委内瑞拉人的流动在去年有所减少,但仍然是移民趋势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大部分国家采用执法方式管理边境流动,通过遣返非法移民来解决问题。从2015至19年,墨西哥和美国遣返了110万非法移民,他们主要是来自萨尔瓦多和墨西哥。

他表示,现在的边境移民管控越来越暴力,边防军和非法移民对峙。现在召开的拜登峰会应对非法移民有三个方案,一是创造稳定的社区系统,为难民提供食物、水和庇护;第二是增加对移民的法律保护住宿协助;第三加强边境管理的有效性,可能会更加人性化。

现在墨西哥相关政策改变,无论是国籍还是公民状态都加强管控。墨西哥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接受率较低,虽然很多人要在墨西哥中转进入美国,但无法在墨西哥受到保护;墨西哥同时采取严厉措施打击古巴人口走私犯罪。

Ruiz最后说,理想情况下,需要向接收和与移民一起工作的社区提供援助,以便他们能够为他们提供食物;给予移民一些法律保护的临时身份;让边境管理更加人性化。


• Manuel Ortiz Escámez, Photojournalist, Publisher, Peninsula 360

专家认为,美国与拉美国家的核心问题是移民、经济与地缘政治。传统上美国在美洲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但形势正在发生改变。有些国家的领导人不参加美国这次主导的峰会,有很强的象征性意味,这也是一种外交政策依赖性的变化。可以扩展视角,比如气候变迁带来的能源应用和技术转移,投资和国际关系等等。美国政府应认真反省与拉美国家的政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