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华金县的多样性挑战——为难民、农村移民、孤立的老年人、无家可归者接种疫苗

旧金山/洛杉矶(7月28日) – 圣华金郡(San Joaquin County)在加州的58个郡裡面位列第31,正努力的為儿童增加接种加强针剂及疫苗的接种率。圣华金县还有很多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居民,很多难民,很多无家可归者和很多低收入居民,其中很多是越南人和老挝人等亚裔。圣华金郡运用了不同的创新计划来接触到日益增长多元化的城乡外籍劳工,及最近定居的难民,低收入及无处可居住的人们。7月28日上午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邀请来自圣华金郡的卫生主管部门官员、社区服务机构代表与少数族裔媒体记者举办线上会议(”San Joaquin County’s Diversity Challenge — Vaccinating Refugees, Rural Migrants, Isolated Older Adults, Unhoused People”)。围绕会议的主题 “圣华金郡San Joaquin County 多元化社会的挑战- 疫苗接种难民,城乡地区的外籍劳工,孤立的老年人及无处可居住的人们“。 演讲者包括公共卫生官员和社区组织者,他们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在第一线工作。

• Dr. Maggie Park, San Joaquin County Public Health Officer

圣华金县卫生局 Maggie Park 提供了有关该县 COVID-19 情况的信息。她说,圣华金县有许多种族和文化多样性,但这种多样性也会导致许多健康问题。Dr. Maggie Park表示,该县两年多来遭受疫情重创,自大流行开始以来,该县已累计感染近 18 万人,死亡 2,270 人,目前为 476,210 名居民接种了疫苗,占人口的 65.6%。其中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夏威夷和太平洋岛居民,拉美裔群体受影响大,非裔、亚裔也受到很大打击。

帕克说,圣华金县的 COVID-19 感染年龄为 25 至 34 岁,占 18.4%。 其次是3至17岁,占人口的17.9%。 然而,死亡人数最多的是 66 岁及以上,有 1,601 人,占圣华金县所有大流行死亡人数的 66.1%。

在种族方面,西班牙裔社区感染 COVID-19 最多,感染者总数超过 60,000 人,占总人口的 32%。 死亡人数方面,疫情死亡人数最多的族裔是白人,死亡人数为983人,占比38%。 西班牙裔社区的死亡人数位居第二,占 36.3%。

在疫苗接种方面,亚裔社区排名第一,70% 完全接种,15% 至少接种一次,其余 15% 未接种。 最低的是白人社区,41% 完全接种疫苗,54% 未接种疫苗。

官方公佈的感染数据事实上是被低估的,因為很多人居家检测,并没有上报感染情况,而且最近的住院病例也在不断上升,「很多地区疫苗接种率非常低,因為人们犹豫不决,误信谣言,认為接种疫苗会导致不孕不育。」

• Jose Rodriguez, President, El Concilio

专门帮助少数族裔和低收入的非营利组织El Concilo 的总经理 Jose Rodriguez 表示,他说,该组织的首要任务是认识到圣华金县是一个低收入社区,其中许多人没有得到足够的医疗服务。该组织一直致力於為当地拉美裔人群和边缘人群服务。

因此,El Concilo 与许多社区合作伙伴创建了一个委员会,以帮助居民让他们更容易在社区诊所等熟悉的地方接受 COVID-19 检测和疫苗接种。

「我们将疫苗接种站带到一些公共社区,甚至到人们家中挨家挨户检测病毒、接种疫苗,并联络社区信使,进行战略性合作,实现疫苗最大化接种。」Rodriguez说,人们现在接种疫苗的动力和以前相比明显不足,因為疫情似乎在好转,人们开始较少关心疫情,更关心通货膨胀等问题,而且疫苗宣传也越来越少。面对这样的整体趋势, Rodriguez认為应继续鼓励人们积极接种疫苗,避免疫情再次恶化。

他强调,社区组织和政府机构必须向居民寻求更多帮助,而不是等待居民来找他们。这种做事方式使圣华金县接种 COVID-19 疫苗的人数显着增加,居民也更加了解疫苗。

疫苗宣传也越来越少。面对这样的整体趋势, Rodriguez认為应继续鼓励人们积极接种疫苗,避免疫情再次恶化。

• Kevin Sunga, Health Director, Little Manila Rising

斯托克顿非营利组织 Little Manila Rising 的医疗主任 Kevin Sunga指出,该组织帮助人们在南斯托克顿地区接种 COVID-19 疫苗,并举办了许多会议来讨论社区中的流行病和健康障碍。他还说,斯托克顿市是小马尼拉社区的所在地,从 1920 年代到 1960 年代,这里曾经是美国最大的菲律宾人口。对於当地的菲律宾社区,疫苗接种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语言问题,大量英文信息让一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少数族裔很难获得準确内容,很多老年人没有智能手机,无法上网预约。

该社区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面临许多困难,例如语言、技术和缺乏有关 COVID-19 疫苗的准确信息。 因此,Little Manila Rising 必须想办法与社区见面,例如前往居民经常居住的地方,帮助他们接受检测、接种疫苗,并更好地了解大流行和疫苗。

Sunga说:「我们要设身处地考虑人们的要求,换位思考建立信任,才能让他们敞开心扉,提出自己的担忧,并愿意接种疫苗。」此外,Sunga还提出疫情隔离让人们边缘化,无法共同庆祝重要时刻,接下来的工作是要多关心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

• Heng Sothea Ung, Program Director, Apsara (serving Cambodian refugees)

为柬埔寨难民服务的飞天组织项目主任 HengSothea Ung指出,圣华金县的大多数柬埔寨社区居民都是低收入人群,其中约 80% 不得不依赖政府福利。这些人中的许多人仍在务农,不会说英语,甚至不会写自己的母语。因此在获得疫苗接种时遇到很大困难,「对这些少数族裔来说,疫情期间实体机构关门,只能依赖网上信息,不懂英文是很大的障碍。

除了这些困难之外,柬埔寨社区还存在许多与庇护有关的心理问题,因为他们曾遭受饥饿、折磨、离散的家庭以及对他人缺乏信任。

2020年大流行爆发时,飞天组织不得不做出很多努力,帮助柬埔寨社区接受检测,然后接种疫苗。

这个社区也面临枪支暴力的风险,大流行的爆发加剧了暴力。

Heng Sothea Ung指出,我们机构专门提供语言、交通等援助,帮助社区辨认哪些是正确信息,哪些是不实信息。

• Zonnie Thompson, Community Organizer, Faith in the Valley Stockton

帮助圣华金县无家可归者的斯托克顿谷信仰社区协调员 Zonnie Thompson 分享说,他在流浪者社区工作了大约一年半,在那段时间里遇到了很多困难。

当 COVID-19 大流行开始时,无家可归者营地是许多社区关注的问题,营地只需要一个感染者就成为疾病传播的地方。 当有疫苗时,汤普森先生没有看到政府在帮助无家可归者接种疫苗方面付出了太多努力。

Faith in the Valley Stockton 和许多其他社区组织在大流行期间脱颖而出,帮助无家可归者,并帮助居民了解为无家可归者获得医疗帮助的困难。

• Nick Worrell, Unhoused

代表圣华金河谷无家可归者的尼克·沃雷尔分享说,这个社区很难接种疫苗,因为没有身份证明。 他说,他和许多其他人接种了前两针疫苗,但后来没有接种加强针,因为没有文件证明他曾经接种过 COVID-19 疫苗。 因此,他认为政府应该采取措施让无家可归的社区更容易接种疫苗。

当天会议,在针对很多人不愿接种加强针这个问题上,专家们各抒已见,Park认為,一些人是在等待观望有无更好的加强针;Rodriguez表示,有些人接种前两针时出现副作用,认為加强针副作用会更大,因此害怕接种;Sunga则认為,人们可能觉得现在疫情不严重了,就没有必要再接种加强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