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两极分化的美国社会中的异族通婚

旧金山/洛杉矶(8月05日) – 异族/跨文化婚姻在美国近年来呈现一直上涨的趋势。根据PEW研究中心, 在新的婚姻中异族婚姻佔17%。许多这样子的结合產生了多种族及多元文化的孩子。

跟随著公开种族歧视的增长及对个人及隐私权力的挑战,异族通婚的夫妇及他们的混血子女的现实生活是如何的?这份研究报告是如何描述舆论及隐性的偏误?从长远看来这些家庭是否能打败偏见?

8月05日上午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邀请政策、社会学专家以及跨族裔家庭代表与少数族裔媒体记者举办线上会议(”Interracial Marriage In a Polarized America”)。围绕会议的主题 “两极分化的美国中的异族通婚“。以康夫妇为例子,与其他专家和研究人员一起,讨论了生活在有争议的美国社会中的混血夫妇的重要性和复杂性。专家及研究员会讨论了这个议题的数据及想法,及一个多种族通婚的家庭分享他们需要付出什麼代价才能够在一个日益两极化的社会中作到婚姻成功。

• Justin Gest,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cy and Government at George Mason University’s Schar School of Policy and Government

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政策与政府学院政策与政府副教授Justin Gest的新书「多数人、少数人」对美国的人口结构变化和趋势进行研究。他认为,跨种族婚姻的重要性超出了社会禁忌或接受的问题。跨种族婚姻也具有政治意义,在一个经历重大人口转变的国家弥合种族分歧。按照目前的人口变化趋势,到2045年,美国人口结构将出现里程碑变化,传统以白人为主的美国将发生重大改变,其他族裔的人口将超过白人。他认为,跨族裔人口超过单一族裔人口非美国独有,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政策的调整加速了这一趋势的全球化。

到 2025 年,美国有望成为一个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国家——根据 Gest 的说法,这种人口结构的转变塑造了美国近期的政治格局。 2004年大选成为这一进程的重要转折点。在那一年,美国的每个主要种族和少数族裔都与民主党结盟。这创造了一个日益同质化、占多数的非西班牙裔白人共和党,为未来几十年的激烈两极分化奠定了基础。

Gest的研究显示,美国的异族通婚以加州最多,在全美跨族裔婚姻最多的十个县中,加州佔五个,其次是夏威夷州。从20世纪50年代最高法院的案例打通了宗教和族裔对异族通婚的障碍,加州一直走在全美前沿。不过Gest表示,他的调查同时发现,很多美国人不愿意也不同意与自己识形态不同的人恋爱、社交和生活。近年一些研究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是要让意识形态不同的人增加相处才会减少偏见。2010年到2020年全美异族通婚数量成长三倍,异族通婚带来的混血儿大量增加,人们也可以愈来愈轻鬆谈论自己的跨种族身份。根据最新人口普查,80%的跨种族人口有白人血统。

“在许多方面,移民和人口变化是当今我们党派政治所围绕的支点,”格斯特说。 “它在立法上使我们国家瘫痪,它正在分裂人民,因为我们的党派身份现在与我们的社会身份叠加在一起。”

Gest 认为,理想情况下,政府应该防止这些分裂情况,以确保人们和谐地生活。然而,国家并不总是受到激励来促进平等和培养多元化。 Gest的研究考察了同样经历过重大人口变化的其他国家,发现政府往往反而坚持排斥性的边界,利用分裂来赢得选举。

他提出的替代方案:通过跨越意识形态界限建立人际关系来建立联系。“我在研究中发现我们可以做的一件事是建立跨越社会鸿沟、跨越种族和宗教界限的关系。 我认为没有比两个配偶之间更牢固的关系了,”格斯特说。

“看看我研究过的国家和他们不同的历史,当人们通婚时,它基本上解除了两极分化和分裂的政治。”


• Allison Skinner Dorkenoo, Assistant Professor of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Social Psych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社会心理学行為与脑科学助理教授Allison Skinner Dorkenoo多年研究白人和非裔通婚状况,她的结论是,尽管公众对黑人和白人通婚的支持率明显增加——从 1993 年的 43% 跃升至 2021 年的 94%。

在一项针对 纳布拉斯卡148 名大学年龄的非黑人参与者的研究中,大多数被调查者都对白人与非裔恋爱和通婚呈支持态度,三分之一的参与者表示他们不会亲自与黑人约会、结婚或生孩子,尽管其他人也同意这样做。很少人说和非裔结婚不是好选择;但相当部分受访者表示,他们自己不会这样做。

在随后的一项研究中,Skinner-Dorkenoo 的团队发现了美国白人和黑人居民对异族通婚的偏见,而不是多种族居民。此外,与与个人关系密切的异族夫妇接触,而不是与不熟悉的异族夫妇接触,影响了对异族夫妇的积极看法。

另外一项对1200多位白人成年人的调查中显示,超过一半白人不赞成和非裔通婚。被受访者表示,朋友中的异族通婚者可能会对他们改变异族通婚的成见有帮助。看来,美国要达到这一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Skinner-Dorkenoo 将这些结果历史化,观察到富有的白人男性通过在不同的少数群体之间制造分裂、关闭团结的途径来维持他们的权力。最近的研究还表明,那些在维护社会分歧方面投入最多的人也可能对混血夫妇有偏见。例如,一项针对 505 名美国白人男性的研究发现,那些最喜欢等级社会结构和传统性别规范的人对跨种族婚姻持最消极的态度。

但是,仍然需要对该主题进行更多的研究。研究不仅经常从小样本中提取,而且还只关注美国的两个群体:黑人和白人。此外,美国的大多数跨种族婚姻都涉及白人,这使得像康夫妇这样的夫妻的经历是无形的。


• Sonia and Richard Kang, a multicultural-multiracial couple that, together, encapsulate African American, Latino and Korean origins and who have 4 multicultural children. Sonia is President of Multicultural Families of Southern California and owner of Mixed-Up Clothing, a children’s clothing business

童装公司Mixed-Up Clothing跨族裔通婚老闆夫妇Sonia and Richard Kang,应邀在研讨会上介绍了自己的婚姆生活。非裔和拉丁裔混血的Sonia从小在波多黎各和夏威夷长大,她的韩裔先生Richard Kang出生在美国,因为家人都讲韩语,他直到上学时才开始讲英语。

在这种环境下,像康夫妇这样的跨种族夫妇的故事对于对抗一个不会承认他们的社会至关重要。除了认可之外,混血夫妇还面临来自家庭内外的挑战。例如,当理查德与索尼娅订婚时,这对夫妇遭到了理查德家人的强烈反对,导致他与父母的关系紧张。尽管理查德的父母确实在这对夫妇生完孩子后回来了,但最初与父母相处的困难让他感到压力很大。

Richard说,虽然年轻人觉得异族通婚并不罕见,但亚裔父母很难接受,他当时感觉,父母的态度坚决到要和他断绝关係。“当你在那个时候,在那个时刻,你会觉得你有点失去了你的父母,”理查德回忆道。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可以证明的故事……我没有意识到这不是一个选择,但感觉就像我必须在索尼娅和我的父母之间做出选择。当然,我选择了索尼娅并娶了她。” 直到他们生了四个孩子,父母态度稍微好转一些,但也没有根本改变,

在家庭之外,混血夫妇也面临结构性挑战,从过时的联邦表格到对多元文化遗产缺乏了解的教育工作者。归根结底,对索尼娅来说,混血夫妇弥合美国不同部门分歧的潜力可能不足以解决社会中更基本的社会问题。相反,最需要的是倾听混血儿和异族夫妻的故事,并制定反对种族主义的结构性变革。

Sonia说,跨族裔的孩子可能面临一些社会挑战,比如在填写表格时有些不知所措,联邦表格的分类,常常让他们找不到适合填写自己族裔的选项。“我不希望它让人觉得[异族或混血人是]救世主或英雄,”她说。 “我认为我们必须继续致力于种族主义事业,并继续关注围绕种族社会结构、获得公平、平等和正义的对话。”

Leave a Reply